我悄悄的走向了婶子的房间...

wane 1月前 49

我是个孤儿,从小被被我养父母收养,但是没想到我养父母也在我十五岁那年出车祸死了,肇事者是个款爷,两条人命掏了50万私了,当时我正远在50里外的县城读书,回到家里的时候,我叔已经把钱给收了。

到家之后,事情已成定局,在处理好父母亲的后事之后,我便无心读书。在老家的呆了半年,然后就带着叔叔给我的50万离开了故乡的大山。

在外面晃荡了一年,我花掉了差不多10多万。后来无意间来到天龙山的一个小寺院,就在这里住了下来。

这里人迹罕至,寺庙里只有一个和尚。

每天干活回来,老和尚都会弄来无数的药材放在浴盆里给我洗澡,说这药可以培元固精,长期用之洗澡,身体便会强健无比,更能能够夜御百女而不累不疲。

我听我说得神奇索性任他折腾,如此过了半年多,身体变得极为强壮。有一次为了试验自己的力气,我一下子便举起了400多斤的大石头。

后来老和尚一命呜呼,皈依极乐世界去了,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山里。

转眼间两年的时间过去了,我长得更加粗壮了,身高也由原先的170变成了180,相貌虽然说不上英俊,但也极为耐看。

这两年里,我依然天天用那不知名的药材泡澡,身体变得强壮,胯.下的小老弟也变得更加粗壮。

可是每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总会想山外的花花世界,还有那美丽的姑娘们。山里日子单调无聊,更没有我想的姑娘,于是欲.望极度旺盛的时候,我便用双手来解决。

微风掠过,草丛里发出一阵声音,突然一只野兔窜了出来。

树上的我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,一个箭步蹿下来,晃了晃手里削尖了的木棍,瞄准兔子猛地甩出。

木棍发出呜呜的声音,射中了兔子。看着它不断抽搐的身体,欢呼一声,我上前去捡起兔子,嘿嘿笑道:“兔子啊,老子下午就要离开这里,今天就拿你充饥了。”

下午,我收拾了行李,离开了居住多年的寺庙。五年过去了,我该回家了。

我的老家在山上,距离县城也有20里的路。那里是一座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子,三面环山,村中有一条小河横过,除了经常下大雨外,一年四季也算是气候宜人。

村里的人大多数都很穷,一年劳作下来也就能混个温饱。一直到2000年的样子,村里才有人出去打工。有在外面混的好的,大多数都不愿回来,毕竟相对于小山村,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。

山路难走,一直到夜幕降临,三轮车才来到了村子口。

伸了个懒腰,我看着5年没回来的小村,心里有一些诧异,当年我离开的时候,这里家家户户还点着煤油灯,几年没来,想不到都点上了电灯。

时代在进步,大家也得跟着进步啊。

感叹了一句,我扛着袋子,大踏步的走向了村里,“婶婶,我来了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当我进入村子的时候,顿时响起了沸沸扬扬的狗叫声。嘿嘿一笑,我暗道:“乖乖,这些杂碎也知道迎接老子来了,不错,等老子空闲了,非得逮一只过来做狗肉汤尝尝鲜。”

这样想着,我便大踏着步子走向了记忆里的老宅子。村子不大,前后一共才三排房子,加起来就30多户人家。

我的老宅子在第一排,是15年前建造的房子。

当我来到阔别了几年的家门口时,眼泪已经不知不觉流了下来。这里充满了我太多了欢乐,如今睹物思情,心里自然很是激动。

就在我发呆的时候,一个黑影走了过来,离得老远,她就喝问道:“谁啊?”

“我是大壮,婶子吗?”

听到这个声音,我不由自主的奔了过去,来到那人的身边,我终于看清楚了,来人果真是我的婶婶。

“大壮?”

虽然这两年我的身体健壮了不少,但是婶子还是一眼就把我认了出来。

这一瞬间,婶婶便激动起来,她伸出手来放在我的身上抚摸了一会,“孩子,你果真回来了。”

我闻着婶婶身上的香气,再听到她的声音,不由自主的呆了,等到婶婶抚摸我脸蛋的时候,我不禁流下了眼泪,滴在了她的手上。

“妈,谁啊?”

这时候,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女孩子,她正是我的堂妹林倩,看到我之后,她还有些不敢认识,毕竟当年我离开时,小丫头才11岁,记忆里的东西早就模糊了。

“倩倩,你大壮哥回来了。”

听到女儿的声音,婶婶立即转过身来,牵着我的手来到了女儿的面前……接下来一家人相聚,自然是欣喜异常,在老妈的教唆下,林倩最终叫了我一句哥哥。

把我让进屋子里坐了一会,婶婶便进去厨房里做饭,我没有看见叔叔,于是就问倩倩叔叔去哪了,听倩倩一说我才知道,原来叔叔两年前因为收受贿赂,进监狱了。现在家里只有婶婶和林倩两人,林倩今年读初三,再过几个月就要中考了。

虽然因为我爸妈的事情,我和叔叔闹得有点不愉快,但是听到叔叔进监狱的事情,我还是有些伤心。

等到婶婶做好饭叫我洗脸吃饭的时候,她便以明早上考试为由去睡了。

洗了脸,我走进堂屋的时候,婶婶已经把煮的饭菜端到了桌子上。看着我大口的咀嚼着,她笑说:“大壮,慢点吃,慢点吃。”

我听着关切的话,嘿嘿一笑,道:“婶,你烧的菜好好吃,我好几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了。”

其实我说的也是实话,在山上的那几年我虽然是自己做饭吃,但却没有她那么好的厨艺。

吃完饭后,婶婶已经把我这几年来的经历了解的差不多了,听说我在山上过着清苦的生活,脸上便露出疼惜的神色,她心里很内疚,当年没有留住我,以至于让我在外面受了那么多的苦。

老宅子房间很多,看我有些累了,婶婶便给我收拾了房间。等到我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,婶婶给我点上蚊香便走了出去。

睡了一会,我感到小腹涨涨的有些难受,便摸着黑下了床准备出去撒尿。外面还亮着一盏灯,我听着悉悉索索的声音,上前去两步,忽然迎面走出了婶婶。

她刚洗完澡出来,听到声音急急忙忙便走了出来。

我一看到她顿时愣住了,30多岁的婶婶澡后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睡袍,两根吊带将睡衣挂在她丰满的肩上,看得出来是急匆匆的样子,所以衣服没有完全扣好,脖子下一大片的也露了出来。

我的眼睛顿时定住了,死死的盯着那隐隐可见的沟壑。

婶婶被我炽热的目光看着,站在那里也是不知所措,也不好大声责骂我,只能傻傻的站着,那耸出地方支起她的睡袍,使她身前.胸口的部位变成空荡荡的了,象挂着的帐子一般。

定定的看着,不知怎么回事,我突然觉得她一定连内.裤都没穿,这念头一生出来,我直骂自己无耻,怎么能对婶婶有非分的念头呢?

婶婶毕竟年长,最先恢复神智来,她微微抬起头来,说道:“大壮,怎么不睡了?”

我看着她头发上往下滴的水,小心脏呯呯直跳,只觉得眼热喉干,呼吸急促的不得了,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,其实我那涨硬起来的东西早就搭成了帐.篷,只是背着灯光,婶婶才没有看清楚。

用两腿死死的夹住,我尴尬的笑了笑,道:“婶,我是出来解手的。”

“哦,那快去吧,厕所就在前面的园子边。”

婶婶说完,也不知是咋回事,脸上突然红了一片。

等到我去厕所的时候,婶婶立即长呼了一口气回到了房间里……

几分钟后,我回来了,躺在床上脑海里却不断的浮现出婶子的美妙身姿,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今晚上我感觉特别燥.热,其实已经山村的夜晚不热的,可我却忍不住额头也留出汗水来。

小兄弟的怒起像是铁棒一样,任我怎样心如止水却也不能消除。闭上眼睛,老是浮现出婶子的身体,我哀叹一句翻了个身试图睡去,但却无法达成心愿。

黑暗中观察了一下,听了听外面房间传来的沉静呼吸声,我悄悄的走向了婶子婶婶的房间。

这家伙太懒了,什么也没留下。
帖子版权声明 1、本帖标题:我悄悄的走向了婶子的房间...
    本站网址:https://www.kkzys.com/
2、本网站的资源源于网友发和网络收集,如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处理。
3、会员发帖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4、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,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
5、联系站长:t.me/kkzysq 本帖由wane在本站《交流闲聊》版块发布, 转载请注明出处!
最新回复 (1)
  • wane @Ta 1月前
    引用 2

    感谢楼主分享我悄悄的走向了婶子的房间...

    • 酷酷资源社 - 做一个有价值的网盘资源分享论坛!
      3
返回
发新帖
扫码访问
官方渠道充值会员